中国农民工春节“返乡潮” 城乡在进退两难中

来源:京都资讯?? 2016-02-02 01:27??编辑: 翟艺霏 ??人气:

导读:人数上万的农民工在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前踏上返乡旅途 ,来自内蒙古的钱玉清(音)便是其中之一。他今年55岁 ,后背微驼。在拥挤的火车硬座上熬了约32小时后 ,他爬上一辆中巴车走上漫漫回家路的最后一程。 报道称 ,他在成都一个建筑工地当了三个月看门人 ,带了约一万块钱回家。 活

  人数上万的农民工在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前踏上返乡旅途 ,来自内蒙古的钱玉清(音)便是其中之一。他今年55岁 ,后背微驼。在拥挤的火车硬座上熬了约32小时后 ,他爬上一辆中巴车走上漫漫回家路的最后一程。

  报道称 ,他在成都一个建筑工地当了三个月看门人 ,带了约一万块钱回家。

  “活儿越来越难找 ,钱越来越难挣 ,”他表示。他有两个孩子 ,在老家种粮卖来的钱占其年收入的约一半 ,但粮价也在下降。他没把握夏天进城还能找到工作。

  报道称 ,这种忧虑影响了很多外出务工人员的过节心情 ,随着中国各大城市的工厂、餐馆和建筑工地裁员减薪 ,他们首当其冲 ,而农村老家是他们最后的退路。

  过去 ,中国农村经济吸纳了返乡等候下一次进城务工的农民工。然而这一次 ,中国正在艰难地支撑25年来最慢增速的经济。雪上加霜的是 ,随着中国大力推进城镇化 ,农村不再有能力吸收这么多返乡人员。

  年纪较大的外出务工人员表示 ,他们的农田收成不高 ,无法维持生计 ,而他们既没有技术换工作又没有资本做生意。年轻的农民工早就一心想逃离乡下 ,他们的梦想在城里。

  一名熟悉农民工情况的人说 ,农村现实与城市梦想之间的差距“给农民工造成了独特的困境 ,他们进退两难——城市的生活成本太高 ,农村已经回不去”。

  报道称 ,后果之一就是劳资纠纷。过去一年里 ,裁减员工和拖欠工资、尤其是在中国的建筑和制造行业引发了不满。春节前几周的纠纷愈发严重 ,农民工急于在返乡前向用人单位讨回拖欠工资。

  另据瑞士《新苏黎世报》网站1月30日报道 ,手插在裤兜里 ,帽子压得很低 ,站在北京火车站前的王民(音)抵抗着夜幕即将降临时的寒冷。他的身前是很少的一点行李——两个小袋子和工具 ,他从下午两点就在等差不多晚上11点才开出的火车 ,等待他的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他要坐30个小时的火车到约1500公里外的大庆。坐高铁只需9个小时 ,但他买不起高铁票。五年来他一直在北京做个体户修理汽车和摩托车 ,状况一点算不上好。

  报道称 ,王民是利用春节回家看望亲人的几亿中国人中的一个。踏上漫长而又艰辛旅程的主要是来自农村地区的2.77亿农民工。他们不得不把家人留在老家。他们微薄的工资(去年中国农民工平均月工资为3072元)只够一个人在昂贵的大城市勉强生活 ,节省下来的少许钱会寄回家里。

  王民上次见到两个女儿是三年前 ,所以能和她们一起过春节他尤其高兴。他计划2月24日回北京 ,虽然他承认“在家里更好” ,但除了到首都工作他别无选择。

  小高(音)面临的未来比王民还不确定。小高要回山东 ,他已一年多没见妻子和两个孩子了 ,他既没钱也没时间经常回家。小高在北京从事建筑业——一个在经历了疯狂的繁荣期后眼下不得不削减产能过剩的行业。这个痛苦但必要的过程令小高这样的就业人员惶恐不安。

  瑞士银行最近说 ,建筑业在调整方面的路只完成了一半。小高清楚这点:“我过完年什么时候回来得看老板什么意思。”

  美国歌手悉尼·扬布拉德在一首歌里唱道:“我们能做的就是坐着等待。”虽然小高可能根本不知道这首歌 ,但他可能不管愿意与否都要采取这种淡泊的态度了。

免责声明:中国农民工春节“返乡潮” 城乡在进退两难中一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与京都资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 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 ,请读者仅作参考 ,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 ,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 ,转 载的目的只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 ,请即与京都资讯联系 (QQ:1187215932) ,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相关新闻